苏新—-油画作品赏析

admin发布

苏新

 

乙链艺术——苏新

苏新

1972年生于湖南平江

201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综合语言研究生班

现为中国文化管理协会艺术家委员会成员

美国肖像画协会会员

北京油画学会会员

湖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新具象油画沙龙理事

现居住创作于北京

展览

2018/《丹巴姑娘》参加大道唯真艺术展武汉机场

2017/《远方》参加徐悲鸿画院成立25周年展览-北京

2016/《青花伏尔泰》参加明德和融全国名家邀请展

山东诸城

2016/《红裙子》参加云中儿歌主题艺术展-北京时代美术馆

2016/《新十二花神.荷花》参加当代中青年写实油画家推介展-北京荣宝斋

2016/《新十二花神.玉簪花》参加实全实美写实油画家联展-北京宋庄国防艺术区

2016/《红裙子》参加中艺云筹网上线仪式暨优秀中青年艺术家签约展-北京晋商博物馆

2015/《新十二花神.桃花》参加春华秋实·中国文化管理协会艺术家委员会优秀会员作品展-北京798·悦美术馆

2015/《新十二花神.玉簪花》参加首届当代艺术作品展

南昌华南博物馆

2015/《车桥战役》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展览-北京东区艺术中心

2015/《新十二花神.杏花》参加-东·空间对焦具象中国经典油画作邀请品展-北京798艺术区

2014/《青花之玉壶春》参加首届艺术唐山当代青年油画家邀请展

2014/《新十二花神.杏花》参加《流动艺术》多向度·中国青年艺术家当代创作现状研究展-北京万荷美术馆

2014/《新十二花神.山茶花》参加“艺术未来”-(中山)首届国际青年艺术博览会

2014/《抱琴携鹤》参加多彩亚洲·文化中国-艺术国际交流展-北京时代美术馆

2014/《静谧的暖阳》参加正-反-当代油画精品邀请展

北京一号艺术空

2014/《小戴》参加融合与前瞻油画邀请展-北京油画学会

2014/《青花伏尔泰》参加首届观念写实油画展

上海多伦美术馆

2013/《心比玉壶》参加“现实与憧憬”写实油画展

北京中华世纪坛美术馆

2013/《抱琴携鹤》参加对话·当代油画邀请展

全国农业展览馆

2013/《青花.凤》参加北京古装苑名人肖像馆八人油画展

2013/《赏玉》参加博宝艺术网第二届青年油画家联展并获金奖

2012/《青花.龙》参加E京华PART·雅昌艺术家联展

北京时代美术馆

2012/《小谷》参加未来中国”写实油画邀请展-今日美术馆

2012/《东游记》参加东方既白艺术沙龙油画邀请展-北京

2012/《晨》参加2012中国写实油画邀请展

苏州画院美术馆

2011/《青花.凤》参加庆祝建党九十周年展览

上上国际美术馆

2011/《青花之六》参加中央学美术学院优秀作品展

2011/《青花之三》参加第六届宋庄国际艺术节展览 

 

 出版

《艺术视野》吉林大学出版社-2012年10月

《流动艺术》江西人民美术出版社-2012年06月

《推理》ISSN1002-2011年10月

 

 

乙链艺术——苏新

 

 

艺术家自述

 

艺术创作的困境都是当下艺术家的难题,油画如何准确阐释中国文人自我身份?作为西方舶来的写实油画在中国上百年的实践和争论中似乎没有争议地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油画民族化。

 

我的作品里也时常加入一些国学情感,特别是我的青花系列作品,自然而然透露出这样的时代印记。

 

艺术是心里情感和精神诉求的表达,源于生活却抽离出生活。我喜欢采用超现实手法来构建画面空间,在现实与虚拟之间寻求某种平衡。坚持以写实手法构建美学观念,这既与一味玩弄艺术本体语言的技术至上主义拉开距离,亦避开都有很强商品倾向的唯美绘画风格。

 

我的作品大多都是以女性为描绘对象,就像文学诗歌一样,常常讴歌此类永恒的题材,在生活中扑捉到她们瞬间的忧郁、失落、茫然、恬静….再置于一个纵深的虚拟空间,致使部分作品甚至弥漫着玄幻意味的情境。

 

这几年创作的“青花”系列最具代表性,有着真实与虚幻共存的画面。在观者看来就不那么贴近生活了,这也是与我一贯主张写实绘画注入强度的观念不无关系。

 

有一次我老家的一个作家朋友来访,看到我的作品第一句话是“你的画看上去既有物质本身的真实存在,又有不是生活中常态的叙事”,我说这也许是我内心深处想要的吧!

我自小喜欢音乐和书法,闲暇时也经常自我陶醉一番,从中领悟到许多东西,比如虚实关系,也是艺术门类中相通的一个要素。音符的大幅度跳跃与书法线条自毫端游刃有余的挥洒,都是和超现实主义油画中营造荒诞意境夸张虚实关系相似的。《老子》一书中说“卅辐同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也,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也”老子的目的不仅在于提醒人们不要执著于现实中所见的具体形象,更在于强调“无”的作用。

使命感即一个人对自我天生属性的寻找与实现,在我的潜意识中它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于是我的创作方向不经意的有了倾向,怀着对传统文化的执着与崇敬,我选择“青花”这一语感丰富的元素,可为中华物质文明的结晶,关注物质意味是现代艺术的一个突破成就。

 

在西方古典艺术中尽管有许多画家不乏对物质的兴趣,如维米尔之于便帽、拉图尔之于蜡烛,但他们只是功能性的从属于主题。注入了“青花”符号的人物画系列创作不仅仅是满足观者浅层次的猎奇心理,我更是以一个当代社会性人的身份窥视当代社会文化的蔓延发展。

 

我画笔下的女性身体不是作为世俗肉身的感性存在,而是充当现当代人这一群体的象征存在。我的作品也会表现青春少女定义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之上的精神情境,女性形象的介入无疑使画面增添了某种温馨、纯净优雅的情调,但有些作品却对传统写实油画予以大胆的反思,扬弃其中陈旧的反映论和再现论,强化作品的文化寓意和观念力度。

 

上下五千年一个文明大国的优良传统被外来的快餐文化不知不觉的侵蚀,而这个隐性的侵蚀过程将精力着重投注于非文化建设的当下社会。物欲占上风的时代,精神层面追求减弱的危机,遗落的信仰和灵魂在欲望中纠缠。

 

作为一个艺术探索者的我,不能做一个懦弱的朦胧派在一边缠绵吟唱,也不能做一个隐居的田园派选择与世隔绝,尽可能的以一个思想家的视角画画,对当代社会做着个体的解释。

绘画的力量来自人的内心,不仅是才华和视点的展现,更是一种视觉文化的创新。我没有采用大题材或重大主题性绘画那种营造方式,而是喜欢画一些看似平常的“闺怨”情结来表达深刻的文化寓意和美学诉求,力求一种散文诗歌式的画面折射内心深处的精神归属。

 

 

 

 

苏新作品

 

乙链艺术——苏新

木恩姑娘》80×6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在庞大的油画系统中,有的写实为主还原生活,有的注重虚构宣泄情感,还有的侧重抽象意义彰显个性。可谓是百花齐放,流光溢彩。

 

在这其中,以女性为题材的写实人物油画作品,宛如一朵清新淡雅的茉莉花,静静绽放着,于无声处感动着每一位观者的心灵。当代艺术家苏新的人物油画作品,却在万花丛中开得娇艳美丽,沁人心脾。

作为当代艺术家,苏新的作品更注重反映现代人,尤其是现代女性在面对社会、家庭和情感时的状态。描绘大众心理,彰显时代个性,因而在众多人物油画中脱颖而出,成为市场上炙手可热的宠儿。

 

 

乙链艺术——苏新

《八爪鱼》120×80cm

布面油画

2017年

 

苏新的油画创作于他是一次灵魂和思想的嬗变,是一次文化和立场扬弃的过程。

 

过去他从文字的写作转向到油画的涂抹,这是一个怎样的过程呢。文字——严谨缜密,油画——涂抹关注,两个层面,两种状态。按常理这正好是和一个成功人才的道路相反的,而苏新却是这样做了,因为他是一种返回。

 

要知道返回的意义是具有宿命价值的,不是任何一个艺术家能意识到的。在大众意义上讲这叫“返璞归真”。从哲学意义这个角度上看他“禅悟了”。当然这也是让我以他深思当下艺状态和画家本质的一种可能,更是让众多画家吃惊的一种原因。

 

我认为这他成为一个有趣有意义的美术现象道理所在,他的作品自然有其独特审美意义和价值。

 

 

乙链艺术——苏新

《远方》120×80cm

布面油画

2016年

 

 

乙链艺术——苏新

《红》110×60cm

布面油画

2016年

 

 

苏新画说语嫣梦徉之妙境

文刘锴坚

 

看一副画,能否让人目光驻留,需把握的画面组成有:畅意的语嫣流露和形式构建上的适度结合,简而言之是为“语境”。

 

“语境”暗示了人们的某种心灵愿景,常常伴随着人的涉世渐深,而显得尤其珍贵。徜徉在梦的行进中,对于人物形象的主题描述,保有一种童声吟唱天籁般的回味是人之所以诉求美好的理想执着。

 

当我们看到苏新一系列以女性形象创作的油画时,苏新正试图在画布上再现一个超于现实的妙境。于某种意识情调中,于现实以外,于自我实现其中,这种观慕契合试图联系起观者的共鸣!

 

在绘画意识里,形意的结合是最能打动人的,契合于叙事描摹以外的想象却是扣动观者心弦的紧要。

 

在苏新的“青花”系列画作里,青花瓷体表漾动的“苏麻离青”起初所依附的白素泥胎抽离成雕塑或是罗马柱。这种意识造境的能力将形式体会的情趣发挥到了恰到好处,“物”与“人”互为依存,画者情思雅癖交汇于画面中,并由此升华了物象。

乙链艺术——苏新

《新十二花神·桂花》80×120cm

布面油画

2016年

 

苏新近作“新十二花神系列”,具有相映成雅趣,顾盼生华辉的画面气质。

 

构建了一个语嫣梦徉的妙境,虽不即言,然语嫣犹在,“嫣然一笑百花迟”的意识流动,让人不禁怀揣佳人思慕何方?没有可知的未知,没有既定叙事的非现实主义笔法。

 

《新十二花神》系列创作中枝桠婆娑的自然姿态,凸显了丹青意趣,有几许宋画的弥远衡真,水墨画所指的“意境消散”“疏密相间”成就了诗意的佳境。

 

 

乙链艺术——苏新

《新十二花神·荷花》80×120cm

布面油画

2015年

 

事实上的画中人与景的自然平衡让我们或从服饰、或从头饰、乃至于几点激跃的桃红、恣意点点的杏花、瑰丽浓艳的山茶,组成了画面的“宾主”关系,此间妙趣如“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

 

此时的“闲静”隐含在各种画面关系中:一草一木中、一虚一实间、一倚一靠合,画中人遐思万千,未可名状。时而“若在远方”,时而“媚眼含羞合”。

 

情景交融而造“势”,有各种遣词造句般的“辞意美感”,文人骚客所擅用的“倚”“眺”“ 腮凝”等意动修辞手法穿插其中,活跃了情思,丰富了观感。

 

在形象上并非是襦裙大氅,螓首蛾眉的古代佳人,却有着共通的形式美感。譬如周昉的《簪花仕女图》,伦勃朗的《扮成花神的莎士基亚》。前者蕴含了中国清雅自然的形式美感,后者在光影戏剧般的重调式中耳鸣一首极远的歌。苏新糅合二者之优长,塑造了一个清新的“当代仕女”形象。

 

 

乙链艺术——苏新

新十二花神·杏花》80×120cm

布面油画

2015年

 

由交往即知,画家对中国传统水墨和书法有着极大的坚持并不自觉的流露于自然。

 

书法的牵丝连带浓淡相宜的虚实关系,基于丹青墨色流淌的自由,在其画意中显现,并不囿于一丝一缕的毕现,我想这可以理解为画者初心的凝炼。

 

这种触及生活的感性描画脱离了教条而成盎然生趣,作为一种形意上的探索合乎其心,愈久而渐入佳境矣!

 

 

乙链艺术——苏新

新十二花神·桃花》120×80cm

布面油画

2015年

 

 

乙链艺术——苏新

新十二花神·玉籫花》120×80cm

布面油画

2015年

 

 

乙链艺术——苏新

新十二花神·山茶花》120×80cm

布面油画

2014年

 

 

观念写实与诗意颠覆——苏新油画近作赏析

文/黄丹麾

 

进入21世纪的当代艺术无论是观念还是技术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当代绘画界的两个问题是,一些人有技术没观念,另一些人则有观念没技术。前者体现在传统学院写实的创作中,后者体现一些带有投机性质的某些“前卫”艺术家那里。

 

如何既不放弃架上绘画的技术而又强化它的文化观念成为一种明智的选择,“观念写实”即是这种语境下衍生出来的一种创作向度。

 

所谓“观念写实”就是以写实的技术来构建美学观念,也就是说它继承了传统写实技术,但又抛弃了传统写实技术有余观念不足的弊端,进而打通“技术”与“观念”的二元对立,在二者的交汇点上建构出新的综合主义美学范畴。

 

这既与一味玩弄艺术本体语言的技术至上主义拉开距离,以避开有很强商品倾向的唯美绘画风格,也与只注重观念而没有技术的纯粹观念主义背道而驰,以消解类似“皇帝新衣”的先锋主义绘画。

 

乙链艺术——苏新

静谧的暖阳》120×80cm

布面油画

2014年

 

苏新的油画作品给人的总体印象是造型严谨、色彩雅致,人物形象栩栩如生,神态富有个性化特征。

 

艺术家没有采用大题材或重大主题性绘画那种营造方式,而是以看似平常的“闺苑”情结来表达深刻的文化寓意和美学诉求,以一种婉约、含蓄的诗意对重大文化问题予以个性化的解答,可谓于无声处听惊雷。

 

在“润物细无声”中蕴含着“狂风暴雨”般的巨大张力。对于苏新的近作,我们可以作如下观。

 

首先,苏新的油画具有一种象征主义,他把解构目标放在了传统文化上。在他的油画作品中,“青花瓷”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它们反复出现在画面中,但命运却不尽相同。

 

在《青花之二》、《青花之五》、《平衡》等作品中“青花瓷瓶”均被“打碎”,这种艺术处理有力地折射出传统文化的遗落与肢解。但是对于这一境遇,画面中的主人公仿佛又具有哀婉、感伤、留恋、无奈、彷徨、冷漠等多维心理感受。

 

《平衡》作品中面对破碎的“青花瓷瓶”似乎无动于衷,但是对笔记本电脑却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这是否暗示出传统文化在新一代年轻人中已无地可存,取代它的是以电脑为标志的西方当代文化?

 

 

乙链艺术——苏新

追香》120×80cm

布面油画

2014年

 

其次,苏新的作品又具有强烈的超现实因素。

 

年轻女子安坐在破碎青花瓷瓶上、悬在空中的玉器《青花之五》、升腾入云的笔记本电脑《平衡》、从天而降的天使、天空与云朵虚拟出的墙壁《青花之六》、以鼠标牵引的电子宠物(《青花之四》、躺在青花瓷盘中的年轻女子《青花之三》、月夜坐在丛林中的年轻女子《绿裙子》都是对生活常规的颠覆和审美惯性的消解。这种对真实的超越与背叛大大拓展了艺术想象力,从而获得了出人意料的美学惊诧。

再次,苏新受过系统的学院美术教育,有着高超的写实技术和再现功力,他对人物形象的刻画可以说达到了惟妙惟肖的艺术境界。

 

但是,他没有像老一代写实油画家那样在传统写实的路径上单向度地前行。而是对传统写实油画予以大胆地反思、批判和扬弃,剔出了其中陈旧的反映论和再现论,弱化了对现实的临摹、拟仿,强化了其中的文化寓意和观念力度。

 

苏新对以青花瓷为代表的传统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

 

但是他没有简单地复制传统文化符号,而是把电脑、电子宠物、鼠标等时尚文化渗化到传统文化符号之中,将写实技术与文化观念有机合璧。

 

进而做到传统与现代相结合、东方与西方相融会,这样他的作品就由小情趣走向了大视野,由狭小固定的空间走向了更为深邃、博大、开放的审美语境。

 

 

乙链艺术——苏新

《风递幽香》80×120cm

布面油画

2013年

 

最后一点,我们也不得不提:那就是苏新作品中描画得为什么都是少女形象?

 

这其中或是对天真纯洁情怀的追忆、或是对浪漫爱情的向往、或是带有女性主义、女权主义情结,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女性形象的介入无疑使画面增添了某种温馨、纯净、优雅的情调。

总之,苏新的作品以写实技术为手段,以多元朦胧的诗意美学为依托,用锐利的文化观念为武器,打通中西文化壁垒,横揽古今之精髓。

 

在看似平静、安详、儒雅的绘画气氛中却蕴含着深刻的文化反思:那就是政治多极化、文化多元化、艺术多样化的21世纪,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提高,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势在必行。而且随着中西文化艺术交流的不断拓展,一方面中国传统文化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另一方面西方文化引进后面临着如何内化以及中西文化如何相处的问题?

 

如何在现代语境中对传统文化予以现代转型,提升我国的文化软实力,创造出符合当代人审美需求的新文化?

 

苏新以自己的艺术作品对这些深刻而又不可回避的学术问题作了富有智慧的回答:那就是继承弘扬传统文化不能固步自封,应该吸纳异域文化的精髓,为中华古老文化注入新的血液,使之不断更新换代,始终走在时代的前列。

 

 

乙链艺术——苏新

《心比玉壶》120×90cm

布面油画

2013年

 

 

乙链艺术——苏新

《抱琴携鹤》160×130cm

布面油画

2013年

 

 

苏新油画——青花瓷系列

文/曹洁 

 

青年画家苏新,从青花——这一语感丰富的物质找到了元素和基调,安抚他明亮,平和而又悸动的内心世界。

 

他的“青花系列”,从探索物质的意味入手,开辟出一个极富东方魅力的神秘空间。

 

并且,由于他娴熟的运用了朴拙的古典主义写实技法以及超现实主义的表达方式,使人更强烈地感觉到一个画家直抒胸臆的沉着与真诚。

 

关注物质意味是现代艺术的一个突破成就。

 

在西方古典艺术中,尽管有许多画家不乏对物质的兴趣,如维米尔之于便帽,拉图尔之于蜡烛,但他们只是功能性的从属于主题。他们的意义,是在自身被禁锢之后,被画家强制性地赋予的。

 

尽管物质从来都不是物理学意义上的存在,尽管人在加重他的容量,时间在加重他的所指,但是古典艺术家们尚未顾及。

 

只有到了塞尚之后,物质才有了呈现自身的机会。艺术家开始与物质换位。认识和传达物质的意味,并将其与绘画语言的研究相表里,以克服主题荒芜的困境。

 

不管这种倾向如何被诟病,但他无疑拓展了西方艺术的审美空间。所谓后现代状态下的今天,这份遗产仍然在考验艺术家的胃口。

 

 

乙链艺术——苏新

《青花之伏尔泰》120×90cm

布面油画

2013年

 

然而对于一个中国画家,问题就简单多了。中国人的传统思想里,追寻的至高境界为“天人合一”。

 

在这一思想基础上延伸出的认识观,对自然,物质,是怀着敬畏和崇拜的。物质有其独立的地位,与人是相互依存的,不是紧张对立的关系。

 

在中国古典绘画中,一木、一石、一笔竹叶,至少在出发点上,是要达到物我相容,物我皆具的境界。而这种精神,在积极的意义上,是输入西方艺术的新鲜血液。

 

苏新走出了领悟物质,于是被物质牵引的迷途。他的“青花系列”中,青花,没有简单地被对象化,更没有浅薄地成为主体。

 

那么,“青花”在这里为什么能够如此强烈的表达呢?一言以蔽之,他已将“青花”提炼为一种自我表述,一种绘画语言。

 

 

乙链艺术——苏新

《青花之十》160×130cm

布面油画

2013年

 

本来,青花,可为中华物质文明的结晶。而他特出的质地与美感,更易于得到富于传统意识画家的响应。画家与青花同构,本身就意味着文化意识和深度的支持。仅从这三点,便足以使任何一个敏感的艺术家沉醉,但苏新没有流连于此。

 

在重新诠释青花后,苏新将青花固有的文化内涵与自我意识同构,融入超现实的灰色基调当中,取青花之铅华于伴女子之芳华,美,开始交融,结合,延伸。

 

时空被定格,打乱,而后重组。传统审美的标准下,最大化地被抽象,最后融合出青花瓷与女子交相辉映,却又背道而驰的弥漫着玄幻意味的情境。

 

 

乙链艺术——苏新

青花之八》130×160cm

布面油画

2012年

 

矛盾的意象和空间在自然而然地埋下伏笔,不稳定性的情绪将情节高潮推向荒诞,虚无,充斥着不由自主的危机感。

 

被编写的虚实交错的情境如音乐跌宕起伏——时而悠扬的“虚”,时而激昂的实……女子与青花的曲,被苏新谱写,如梦如幻虚实交错地演奏着。

 

真实与虚幻共存在一张画面,这还不是苏新的最终目的,苏新想要的不仅仅是满足观者浅层次的猎奇心理。

 

如若说之前描绘的是画面以及由其延伸出的绘画性质的联想,那么,抛开画面形而下的美,他创造的画面在追求符合传统绘画的审美要求时,更作为时代的产物:以一个当代社会性人的身份,窥视当代社会文化的蔓延发展。

 

 

乙链艺术——苏新

青花之玉壶春》80×120cm

布面油画

2012年

 

苏新作品中的女性身体不是作为世俗肉身的感性存在,而是充当现当代人这一群体的象征存在。

 

青花的定义早已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之上,它被幻化为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文化符号安置在画面。

 

故而一个时代的缩影缓缓地向我们展开——科技、经济快速发展的国家面临着文化的短缺——上下五千年一个文明大国的优良传统被我们的快餐文化不知不觉的侵蚀,而这个隐性的侵蚀过程埋藏在我们将精力着重投注于非文化建设的当下社会。

 

因此,我们无暇察觉,或者说,更多的是察觉后也不以为然。被历史,现实所印证的当下社会,和画面中的女子一般香甜,柔弱,呼应着物欲占上风的时代,精神层面的追求减弱的危机。外来文化渗透到社会的各个方面,使得人们不知不觉地习惯资本主义文化的渗入……。

 

在这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文化被暂时的扭曲,分离,遗失的信仰和灵魂在欲望中纠缠,迷离,迷失在这一现状中的人等待着新的呐喊,救赎。

 

 

乙链艺术——苏新

青花·忘年》160×130cm

布面油画

2011年

 

苏新以一个艺术家的身份敏锐的观察,并尝试着演示这种文化的动态发展,以一个社会性人的存在,无畏地担负起唤醒迷失的人们的责任。

 

他不是一个懦弱的朦胧派,在一边缠绵吟唱;也不是一个隐居的田园派,选择与世隔绝;他不像传统的文人墨客自顾自地无病呻吟。他是一个有使命感的艺术追求者,在当今时代短暂的文化缺失之际,以一个思想家的视角创作绘画,呼吁迷茫中的人们。

 

苏新的作品如散文也似诗歌,以散文轻描淡写一个时代的文化现状,以诗歌吟唱一个画家的理想和爱。

 

他依照自己认知的艺术标准和对社会的窥视行事,也尽可能的对当下社会做着个体的解释,时刻保持着真诚和创造。在作为一个探索式艺术工作者的同时,他也是一个属于时代的真诚的人。

 

 

乙链艺术——苏新

青花之六》170×140cm

布面油画

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