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存储芯片,市场与政策,中国的话语权在哪里 | 半导体行业观察

admin发布

来源:微信公众号 半导体行业观察(ID:icbank) 原创

为什么我们迫切的需要发展存储器产业?

作为半导体行业的三大支柱之一,存储器经过几十年循环往复的周期性发展,已经成长成为名副其实的电子行业的”生命之源“,甚至于有着决定一个行业生死的重要作用。

在存储产业的推动之下,过去的几十年中,行业的玩家你方唱罢我登场,从最初的几十上百家,减少到到寥寥几家,三星,SK海力士,东芝等企业牢牢控制着全球的存储器市场。

对于新进企业来说,分一杯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存储器作为一个高度垄断的市场,垄断程度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而对于那些老牌的存储器厂商而言,如今的市场早已今非昔比,随着应用终端的变化,中国消费市场的崛起,存储器厂商仿佛变得愈加脆弱。

尤其是在中国存储器三大阵营逐渐成型,自主存储芯片来袭的当下,中国市场的布局将决定存储器厂商的成败。

往往,成败只在一线之间。

三星的成功离不开中国市场

对于三星来说,这一一家由存储器市场而成功的公司。

按照SEMIChina的资料来看,几乎所有的半导体厂商都经历了存储器的战国时代。

但是经过几轮淘汰赛之后,DRAM大厂奇梦达在2009年短期内出货量攀升至全球第二之后,盛极而衰,全面崩盘,从此一蹶不振。

同期的金融危机和存储器价格战横扫了整个中国台湾市场,仅留下了南亚、力晶、华邦,芯成等几家。

2012年尔必达(整合了三菱、NEC和日立存储器部门)难以支撑,谋求并入美光。时任美光CEO史蒂夫•阿普尔顿空难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尔必达宣布破产。

但是,纵观那几年三星在存储器市场的发展,我们我们能够看到,三星的半导体业务,尤其是存储器业务,都充分利用了市场的发展趋势,特别是存储器市场的强周期特点。

尤其是在金融危机和价格战之后,三星、SK海力士和美光同时经营DRAM和NAND,在移动终端拥有整合优势;东芝、西数和英特尔耕耘NAND,战略偏向数据中心。

但是,三星的思路又与其他厂商不同,在依靠政府输血的同时,三星在市场价格下跌,生产过剩,其他企业削减投资的时候,反其道而行之,逆势疯狂扩产,通过大规模生产进一步杀低产品价格,收获奇效,逼迫一批批竞争对手不堪重负,退出存储器市场或者是直接破产。

去年,三星更是凭借存储器价格的大幅度上涨,超越英特尔,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

可以说,三星就是一家典型的成于存储器市场的公司,它的光辉与荣耀都是源自于存储器市场。

现在,对于三星来说,存储器市场俨然成为了三星独家的印钞机。

上周,三星公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的初步财报。

财报显示,该公司第一季度利润实现58%的强劲增长,高于分析师预期,主要是因为存储芯片业务仍然强劲,抵消了市场对苹果供应不足的担忧。

元大证券分析师Lee Jae-yun强调,毋庸置疑,存储芯片已经是三星目前的重要支柱。

据研调机构Gartner统计,2017年全球半导体总营收为4197亿美元,相较2016年成长22.2%。其中,存储的供不应求带动整体存储市场营收成长64%,让存储成为半导体的最大产品类别,占所有半导体市场营收成长逾三分之二。而中国市场则占到了存储器市场的50%以上。

“这也是为什么全球最大存储供应商三星能顺势拿下最大市占,成功取代英特尔成为全球半导体龙头。”Gartner研究副总裁诺伍德表示。

虽然在三星的财报中并没有列举出每个地区的详细营收,但是我们依旧能够从公开的资料中估算出三星存储在中国的大概情况。

从数据上来看,2016年,三星存储业务创造了高达325.67美元的营收,占三星半导体营收的74%。而之前也提到,中国存储器市场占到了全球50%以上的市场份额。以此推算,三星在中国的营收大概也在40-50%之间。

此外,另一份佐证就是,有数据显示,三星超过7成内存产能被苹果以及三星自家、OPPO/vivo等厂商分走,供给其他厂商非常有限,不难看出三星的产品主要供给的终端客户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中国,尤其是在中国终端厂商崛起的情况下,这一占比将会逐渐增大。

对于三星来说,在诸多业务当中,支撑其拿下半导体宝座的就是存储业务,而从各大区域的市场角度而言,中国市场作为最大的存储器市场,对于三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讲,让三星半导体存活下去的是存储器业务,而将三星送上半导体空头宝座的则是中国市场。而三星自己也是相当清楚,所以,我们才看到,三星在不断的扩产存储器业务,并在中国建设工厂,这也从一方面反映了中国市场对于三星的重要性。

东芝存储的最后节点:中国政府

如果说,中国存储器市场的庞大体量,对于三星等蒸蒸日上的存储器厂商而言,市场已经决定了中国的重要性和不可替代性。

那么对于东芝来说,中国市场和政府的话语权,正在成为其存储业务未来走向的决定因素。

因为,东芝的存储业务的出售,非战之罪,实为其他业务不争气。

在经历了延宕多时的财务丑闻和资产重组之后,去年东芝终于决定出售其仅剩的可以盈利的存储器业务,以挽救公司一百多年来危在旦夕的命运。

即便东芝新任CEO车谷畅昭在公开场合多次强调,公司不会动用放弃180亿美元芯片业务出售交易的选项,除非出现“任何重大变化”。

但是摆在东芝面前最大的问题在于,仍在等待中的中国监管部门的批准,东芝无法按照约定时间在3月31日前完成向贝恩资本牵头财团出售芯片业务。

现在,最后的审判日已经过去,而现在收购依然没有眉目。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这是因为未能通过中国政府的反垄断审查。如果售价达 2 万亿日元的业务出售久拖不决,有可能对东芝的财务战略等产生影响。

环球时报发文表示,虽然对于东芝存储器的收购案,美国,日本等国的审查已经顺利通过,但是对于东芝而言,最大的难关是从2017年12月才启动的中国政府的审查。

即便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的审查结果并未明确表明不批准此项收购案,但是一般来说,原定审查时间为4个月的收购案,应当在3月底解决,但是事实往往的残酷的,3月底依然毫无音讯。而如果出售事宜一直僵持下去,东芝的规划将会被迫出现调整。

虽然,能否通过中国政府的审查可能从表面上仅仅关系到东芝存储器业务的出售这一件事情,但是这一事情产生的蝴蝶效应确实不容忽视的。

对于东芝来说,出售存储器业务,意味着东芝将失去最大的摇钱树,这对于东芝来说将会是一把双刃剑。

一方面,在出售存储器业务之后,东芝目前仍然找不到像存储器一样的全年利润超过1000亿日元的其他业务,而定位为 ” 新生东芝 ” 盈利支柱的电梯和铁路等社会基础设施业务也面临着国内市场的饱和。而在海外,作为东芝强项的燃气轮机等火力发电相关业务由于太阳能和风力等可再生能源的潮流,新项目增长乏力。

另一方面,如果不出售存储器业务,东芝某高官也承认“东芝今后没有能力承受进行巨额投资的风险 ”。而目前,据了解,东芝存储器正在主力的四日市工厂 ( 位于三重县四日市市 ) 建设新厂房。还计划在岩手县北上市建设新工厂,并在年内开始建设厂房。

双重压力之下,出售存储器业务已经成为了东芝生存下去的最好出路,而中国政府的审查对于东芝来说显得更加至关重要。

无法通过中国政府的审查,就意味着贝恩资本正在制定的注入投资基金的计划将会推迟,东芝的负担增加的可能性越会提高。东芝的在竞争对手三星电子展开巨额投资的背景下,如果在投资上行动迟缓,东芝存储器的企业价值有可能受到影响,环球日报表示。

更何况,东芝截至 2017 年 12 月底因银行借款等背负着 1.1 万亿日元有息负债。如果交易手续停滞的状况长期化,有可能对财务战略造成影响。

自主存储芯片获得更多话语权

如果说,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和中国政府的话语权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存储企业在中国的发展情况的话,那么来自中国自主存储芯片的压力,对于这些企业来说更是如鲠在喉,让他们寝食难安。

正如之前所说,存储器产业是半导体行业的重要支柱之一,那么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不可能护士存储器产业的发展,也会想方设法遏制其他国家存储器产业的发展。

一直以来,其他国家在存储芯片上对中国一直采取严防死守的态度,并在收购,并购方面设置了诸多限制。

比如,中资曾经试图收购日本尔必达,紫光也曾经试图收购闪迪和镁光,但这几次尝试都未能如愿。

为了打破美日韩企业的垄断之势,中国芯片企业并未放弃对半导体的研究。在全球存储器市场需求的不断驱动下,中国存储器市场的起色也很明显。

2016年,在三星电子、SK海力士、英特尔、美光以及东芝等存储器厂商开始量产32层3D NAND Flash的时候,国内存储器厂商才开始布局,投资建立“国产存储器基地”,建设3座全球单座洁净面积最大的3D NAND Flash FAB厂房以供3D NAND Flash研发与生产。

在这场全球3D NAND Flash市场之战中,紫光首先“举旗”,长江存储、武汉新芯以及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紧随其后,互相配合共同研发3D NAND Flash技术。

现在,则到了收获成果的时候。

在刚刚举行的第六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上,紫光董事长赵伟国宣布国内首款自主知识产权的32层3D NAND闪存芯片将在2018年年底前实现量产。64层3D NAND芯片将会在2019年进入规模研发阶段。

这将有望使中国进入全球存储芯片第一梯队。

除了武汉长江存储的32层3D NAND闪存值得关注,福建晋华的32纳米DRAM利基型产品,以及合肥长鑫的19纳米DRAM也正在发力。

虽然,中国的存储芯片想要真正超越三星等巨头,还要克服许多的挑战。

但是福之祸之所依,祸之福之所伏。即便美国等国家多方面打压中国存储器产业的发展,诸如市场供不应求,芯片价格持续走高,需求猛增,各项技术不断成熟,国家政策大力扶持等利好因素更是不断刺激着中国企业的发展。

总结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制造国,也是全球做大的存储器芯片消耗国。

正如之前所说,这一庞大的存储器市场,是任何企业都无法忽视的,而当这一市场的体量足够的大的时候,就能够反过来影响到企业的决策,发展甚至是存货,智能手机市场的供应链表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因此,也许很多人认为,中国空有庞大的市场,但是自主的能力依然有待提高。但是,古语有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当我们拥有了庞大的市场之后,也能够反过来影响存储器企业的发展。

凭借市场强大的话语权,我们相信,秉承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理念,凭借内需市场、优秀的开发能力,以及具国际水平的产能,中国在第一梯队将会愈加稳固!

文/半导体行业观察 刘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