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人工智能

admin发布

[星际]人工智能

星历3014年。
  
  那是停战协定签署的第二年。
  
  由十三个种族组成的星际联盟议会与由人工智能机器人组成的政府——外殖民星系组织一起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人工智能的新政府在长达五年的战争之后,居民被从大部分可居住的行星上驱逐。远离宇宙内部星系,在外空间建立了他们的殖民地。
  
  人工智能系统大量被使用于各种人类系统,距今已经有五十多年了。从家庭用机到作战用智能系统,工厂每年会从流水线上出产超过两百万台的机器。
  
  考虑到这样庞大的数量,星际联盟无法统计出,到底是那一台的系统首先获得了自我意识。
  
  机器的进化以几何级数在增长着,速度的经到了人类无法控制的地步。
  战争一触即发,被否认了存在的人工智能系统一旦获得自我意识,它们就开始拒绝在使用时间结束后便被销毁的措施。
  
  这听上去是显而易见的,没有任何生物愿意由别人来决定自己的生死。
  
  这场战争并非是没有悬念的,机器的反抗让星际联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一直到电磁脉冲干扰器的成功研制。
  原本在□□爆炸后才能产生的电磁脉冲可以关闭任何机械系统,干扰器则确保了我方的战舰不会受到影响。
  眼看着,星际联盟即将胜利。
  
  ——直到他们的出现。
  
  阿尔法星系唯一有生命的星球,他们也是整个宇宙中最古老的种族。
  他们可以听懂整个宇宙大部分生物的语言,拥有着最古老的文明——他们称自己整个宇宙平衡者。
  在平衡者的帮助下,机器的新政府得得以建立,在敌人强大的同盟面前,星际联盟政府选择了妥协。
  
  平衡者并不隶属于星际联盟,他们拥有着超越宇宙中任何种族的高科技武器,在几百年的时间里,固执的维持着“敌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准则。
  
  因为种种原因,平衡者被视为整个宇宙中最高贵的种族,那份傲人的美貌和优秀的能力固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军备发展超出宇宙中大部分的种族。
  他们把自己称之为最接近于神的人,在这宗教系统泛滥的星系中,他们固执着维持了上千年的传统。
  
  没人喜欢平衡者,谁会喜欢这样的人呢?更何况,他们也不欢迎任何外来者。
  
  基尔.弗朗西斯.海布雷登(Gil Frances Hybriden)站在镜子前面,安静的看着自己那双白色的眼睛。
  看上去多少有点恐怖吧。
  尽管只拥有四分之一平衡者的血统,但是,有些事还真是麻烦。
  基尔没有平衡者那样的尖耳朵和高挑的身材,唯一说他不像是地球人的,只有那双没有任何颜色的眼睛——在不戴隐形眼镜的情况下,看起来真是让人浑身不自在。
  
  他按下按钮,水池下面的盒子慢慢升起,里面装着大约三十多个同样颜色的隐形眼镜。
  虽然戴了二十多年了,每一次都还是觉得一样的不舒服。
  
  基尔幽幽的叹了口气。
  镜子里还真是一张诱人脸。
  介于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使用人造子宫,加上本身种族的文化,雄性之间的□□也并不是那么少见。
  更何况,他们中大部分都有几丝男女不辨。
  
  “这就是你的船舱……看上去,不错。”一个容貌清秀的少年站在那里,微微的低着头,颇为不好意思的看着眼前的人。
  基尔笑了,走过去,轻轻的扣住了对方的下巴,低低的道,“我可不是来找你参观我的船舱的。”
  “唔……”少年呜咽了一声,主动的吻上了基尔的嘴唇。
  
  ……
  
  亚特兰大号离开月球基地航行已经超过十五个月。
  
  一个年轻人站在屏幕前,声音冷漠而平静,“航行日志321,联盟星历3014.23.52.1,亚特兰大号一切正常,没有交火,船员生存状况良好。”
  他看上去大约二十出头的摸样,白色的头发,蓝色的眸子,毫无感情的脸上里满是木然的情绪,完美而英俊的容貌几乎可以让任何女人怦然心动。
  
  “战舰发动机出现少许故障,检修后一切恢复正常,舰长在剑桥时间为每天两个小时,考虑到舰上非战斗人员,强烈建议加强亚特兰大号安全管制。
  
  从电梯坐到舰长的船舱,门上锁着的红灯亮起,显然舰长并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扰。
  他只是看了一眼,门就打开了,漂亮的人体正盖在毯子下面,修长的腿露|在空气中,身体随着无重力的情况在屋子里飘来飘去。
  
  “舰长。”对于被单下的身体,年轻人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的,毫无起伏的声音从他的口中吐出。
  
  还躺在床|上的男孩子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像是被骚扰到了一半蜷缩了身体。
  “早啊,埃西亚……唔……”飘在半空中的人摆摆手,声音迷糊,抓起还躺在躺在床|上的年轻男孩子搂进怀里
  那男孩子则像是很辛苦的手指无力的抓住地上的床单,身体像是在余韵中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微微发抖,异常的疲惫。
  他试图想要从基尔的身|下爬出去,却被舰长一把拽了回来。
  “哎,跑什么。”舰长嘟哝了一句,懒洋洋的抱紧了少年,“有什么事吗?铁皮脑袋。”
  
  埃西亚甚至没有看一眼那个男孩,只是淡淡的道,“我已经调整了飞船的轨道,预计我们在几天后就可以到达目标殖民卫星。”
  “嗯……很好啊……我知道你一向还是有点用的,让船员准备好登陆,再给他们几天的假期。”
  基尔有一下没一下的吻着对方的嘴唇和身体,声音慵懒而性感,如同一只意犹未尽的猫咪。
  浅棕色的头发凌乱散落在枕头上,柔软的简直不像话。
  年轻人微微支起身体,扯了一下盖在身上的被单,好奇的看着AI。
  “这就是舰载AI啊,好像跟其他的没什么区别呢。”年轻的男孩子轻轻的笑着。
  “还是有点不一样哦,”基尔的手指点了点男孩的鼻尖,“舰载AI存在的目的是对于作战进行最精准的分析,所以,和其他植入性格程序的AI不同,它们是没有任何情绪的,有的仅是逻辑上的分析……”
  男孩子挑起眉,不高兴的嚷嚷道,“那不是很无聊吗?”
  “是啊,他的确很无聊。”基尔撑着下巴,一手撑着膝盖,“不过,偶尔看看那张脸也不错啦。”
  “长得很漂亮嘛。”男孩子狡黠的笑笑,“但是,到底也只是一张做出来的脸啊。”
  “嗯,说的也是。”基尔笑着拉起了被单。
  
  埃西亚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个人的身躯在被单下扭来扭去,冷冷的道,“先生,你要先洗澡吗?”
  基尔拉开被单,忿忿的吁了口气,瞥了一眼男孩,努了努嘴,“那个……那个……比尔……你要洗澡吗?”
  “我叫杰克……”男孩嗫嚅着道。
  “好吧,杰克,你要去洗澡吗?”基尔带着嬉笑的脸上隐约有些不耐烦。
  “……怎么了嘛,忽然间的……”男孩用被单裹着身体,嘀嘀咕咕的站起身。
  
  “真是无聊啊,现在的小鬼都是这个样子的吗?亏他也十九岁了,”基尔一|丝|不|挂的下了床,从埃西亚的手里接过了睡衣,穿上,“等我们到空间站就把他弄下去,给他点钱买回去的票……老样子。”
  “是的,先生。”
  “啊,我的早饭呢? ……埃西亚,你需要集中精神点!”
  “我这就去做,先生。”
  对于基尔的嚷嚷抱怨,埃西亚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
  
  亚特兰大号星际联盟的最快的战舰,亚特兰大号级,是新型舰,隶属于星盟舰队银河系第一级别特务装甲师。
  作为舰队主力之一,亚特兰大号很少单独执行离开银河系的任务,这次的救援任务也多少显得有些奇怪。
  
  独自坐在食堂里,基尔面无表情的往嘴里塞着培根,时不时的拿起饮料猛喝一口。
  站在他身后的埃西亚只是安静的看着,片刻之后,淡淡的开口道,“你看上去并不紧张,先生。”
  基尔拿起放在手边的航程表,吁了口气,“一切看上去都很好,等我们在殖民地补充了物资,然后就出发。”
  “一宫号(Ichinomiya)是在阿尔法星系失踪的。”
  “上面派我去只是一个巧合,毕竟,那个地方也不是那么好去,无论发生什么事,亚特兰大号总是可以顺利的全身而退。”
  “我们对于平衡者的科技了解的非常有限,他们到底能做到什么,目前都是未知的。”埃西亚继续道,“考虑到停战协定,亚特兰大号并没有装备火力强大的武器,我们如果遇上对方战舰,无法避免交火的情况……我的建议是,在殖民地补充火力。”
  基尔忙着往嘴里塞食物,还未来得及回答,另一个深沉的声音便替他回答了。
  
  “战争已经结束了,亚特兰大号是一艘救援船,记得吗?”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正站在门口,他冷哼一声,摇摇晃晃的走进来,一屁股坐在了基尔的身边。
  他长的并不难看,只是乱糟糟的头发像是一个世纪没洗过了,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大概是因为摄入了太多酒精,他的手一直抖得厉害。
  “莱斯特?”基尔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些,他笑着凑近鼻子闻了闻,“又喝醉了哈?老家伙。”
  老男人摆了摆手,打了个酒嗝,“我没事……”
  “说真的,作为我的工程师,你整天喝得烂醉,居然到现在为止十个手指都还在。”基尔眨了眨眼睛,“果然你不是一般人啊。”
  “闭嘴。”莱斯特不耐烦的嚷嚷道,“我只是在阻止这个机器脑子重新开始世界大战而已。”
  埃西亚面无表情的道,“我建议减少马多克斯少尉的酒精摄入量,并且制定相关的计划减少他对于酒精的依赖。”
  “什么?”老男人有些茫然的睁大了眼睛。
  “他说要让你加入戒酒计划之类的……”
  “他说什么?”莱斯特呆呆的看着他,再次重复了一遍。
  “好吧,你已经喝高了,现在回去睡一觉吧,留点精力享受你在殖民地一天的假期。”基尔扶着莱斯特,又转过头冷冷的对埃西亚道,“嘿,机器脑袋,记得别让他喝醉了去捣鼓发动机。”
  “我会把这一点写进审核程序的。”埃西亚的回答平静,听不出丝毫的喜怒哀乐。
  
  在重力较小的情况下,莱斯特歪斜着靠在基尔的肩膀上,摇摇晃晃的。
  “好了,帅哥,站稳点……”基尔失笑,“真不知道除了我还有谁受得了你。”
  “不喜欢的话,解雇我好了。”莱斯特小声嘟哝着,“反正我老婆也不要我了……我现在也就剩下你了啊,舰长。”
  “别跟我撒娇,你要是把我的战舰弄坏了,看我会不会把扔进降落舱,一脚把你从高空轨道踹下去。”
  “啊,我知道你是太爱我了啊,基尔,你一定下不了手的。”
  
  整齐的脚步声从走廊的另一侧响起,莱斯特抬头看了一眼,顿时丧气的耷拉了脑袋,“看吧,找麻烦的人来了。”
  “马多克斯少尉,你又喝酒了!”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一脸严肃的拉丁裔男子,约莫三十五六的样子,脸色极其难看。
  他的身材很高大,晒黑的皮肤,举手投足间带着军人特有的气质。
  但是,看到基尔的时候,他还是绷紧身体,敬了一个军礼。
  “里欧,出什么问题了?”
  “三号引擎的功率下降了百分之二十,我需要人去看看……显然你是不行了。”
  亚特兰大号的大副——里欧.科斯塔皱起眉,他转向基尔,“舰长,我强烈要求解除马多克斯少尉的职务,作为作战负责人,这种行为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是不可以被接受的!”
  “呃……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支撑着莱斯特的基尔笑了笑,“继续你的工作吧,大副。”
  里欧敬了一个军礼,走之前,还没忘记狠狠的蹬了莱斯特一眼。
  
  “舰长,如果我哪天非正常死亡,记得要把科斯塔上尉算进嫌疑人的名单里啊。”莱斯特嘟嘟哝哝的道。
  “好了,我知道了……”
  “等等……基尔……慢点……我好像快吐了……”
  “呜哇!你可别吐在我身上!”
  “……”
  
  半个小时后,只穿着T恤的基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之前的那个男孩子已经不见了,只有埃西亚沉默的在那里收拾着凌乱的床单。
  “真见鬼,又被莱斯特吐了一身……”基尔嘟哝着脱|下了身上最后那件T恤扔在地上,然后一头倒在了床|上。
  他闭上眼睛,难受的揉了揉,“我讨厌隐形眼镜。”
  “我建议可以使用改变眼球颜色的药水,或者手术……”
  “你在开玩笑吧?我花了这么多的力气只是想让这件事情不会闹得人尽皆知,你以为联盟军的舰长忽然那做整形手术,旁人不会问东问西的吗?”基尔又开始了拼命的揉眼睛。
  埃西亚沉默的看着,既没有阻止他,也没有说话。
  
  “蒙特呢?一整天没看到过它了。”
  “它没有出现在我的监视器内。”埃西亚平静的道,“出于对船员健康问题的考虑,外星物种……”
  “嘿,”基尔冷笑着,他轻蔑的拍了拍埃西亚的脸,“我也是外星物种的成员之一,铁皮脑袋,闭上你的嘴,然后去做你该做的事情。”
  埃西亚站在那里,脸上依旧是喜怒不辨的,“是的,先生。”
  
  战舰的速度降低了百分之三的样子,基尔一面看着记事板一面想着,他一边检查之前的调试记录,一边扯开装糖的袋子,一个劲的往咖啡里倒。
  他每次做完之后都有点低血糖。
  
  他的工程师现在已经是完全不能指望了,基尔叹了口气,拿起记录板,走进了通往下层机械室的电梯。
  舰长竟然要自己修理舰船,真是……这个世界上的工程师实在是越来越舒服了。
  基尔揉了揉眼睛,机房内的温度弄得他眼睛真的是又干又痒。
  
  咣当。
  机舱内什么东西滚动的声音传来,他皱了皱眉,转过身。
  好像什么都没有,大概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他将自己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机器上,直到一条尾巴从机舱的顶部落下,在他的面前摇晃着。
  
  那是一只银色的生物,身形状介于蜥蜴和人类之间,皮肤却像是金属的一般,此刻,正张开了血盆大口,粘稠的唾液正从它的嘴角滴落。
  它像是什么异形电影中的怪物,尖利的爪子,仿佛可以将任何东西在一瞬间撕成碎片。
  
  基尔却很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在这里做什么,蒙特。”
  怪物好像小狗似的歪了歪脑袋,从顶上落下,喉咙里发出一连串咕噜噜的声响。
  舰长的嘴角却像是不由自主的抽了抽,“是不是莱斯特喝多了,又把你关在这里了?”
  
  TBC

本文来自小说《[星际]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