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人」G点高潮芯片、数据黄牛、狂想曲

admin发布

「芯片人」G点高潮芯片、数据黄牛、狂想曲

神秘账号Master挑战人类顶尖高手第54局,中国棋圣、64岁的聂卫平出战。本局“Master”特意把比赛用时调整为每方1分钟一手,以示对聂卫平的尊敬,最终执白的聂卫平以7目半的劣势落败。人类已经无法阻挡master了。

霍金讲:「可以想象到,人工智能会智胜金融市场,在投资上胜过人类研究者,在操纵民意方面胜过人类领导人,研发出人类甚至理解不了的武器。尽管人工智能的短期影响取决于控制人工智能的人,它的长期影响取决于人工智能到底能否受到控制。」

机器在人类化,那么人类呢?在机器化

今天要讲的是一个芯片人的故事

之前讲过一个裸猿的故事,可前往《裸猿是社会机器的线颗粒》

早在1998年,英国雷丁大学的凯文·沃威克教授利用外科手术,把一个硅片脉冲转发器植入了自己的左臂。紧接着在2002年,又将一个3毫米宽的方形芯片植入到了左腕内,并连接上了100个电极,使他的神经系统通过芯片线路与计算机相连,由此,世界上第一个“芯片人”出现了。

在日本,东邦大学大森医院与NEC公司、住友3M公司、VX磁卡风险公司共同研制了一种能贴在手指甲上的身份识别芯片。在微小的集成电路芯片内记录着患者的姓名、年龄、血型以及手术日期、手术部位、主治医生、有无过敏史等内容。这种芯片可贴在大拇指的指甲盖上,同时在医院的手术室、检查室和病房内都设有专门读取这种芯片的识别器。

「芯片人」G点高潮芯片、数据黄牛、狂想曲

颜桥写过一本书叫《芯存者》大家可前往阅读

物联网覆盖一切,连接一切,人们声称,任何不能联网的,都将消亡。一些丧心病狂的科学家想:人脑将成为“物联网”最后需要连接的“智能设备”

芯片人,是一种依赖“信息喂养”,生物和芯片的“聚合体”。

芯片人生存的第一要义就是:连接,连接,连接。

在你们的时代,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连接起来,连接成了一种洗脑教育。

互联网越来越成为世界中心的母体,而你又乖乖主动连上脐带,成为万物互联时代的胚胎。

减肥芯片

2020年开始,人类对大脑探索开始井喷,大脑皮层的区域真相逐渐浮出水面,人们习惯把大脑皮层某个位置的点称为功能点,而最不靠谱的点就是“抗饿点”,芯片会主动对大脑“扛饿点”发出微弱电流刺激,这个刺激足以让普通人更加抗饿,假如你可以尽量少吃,不觉得饿,而客观上又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正是这个侥幸心态,“抗饿芯片”开始广泛流行,尤其是对那些极度想减肥的女性。

每天对“扛饿点”进行两小时的电击治疗,可以迅速消瘦10公斤,一时间,美容院排满了愿意植入减肥芯片的贵妇。

之后大量功能芯片纷纷流行:抗困芯片、抗阳痿芯片、抗怒芯片、抗拖延芯片、抗路怒芯片等等,2030年,政府宣布,企业不得传播芯片特殊功能,虚假夸大部分神奇功效,不得使用宇宙第一、银河第一、世界第一等字样,否则就强制印上“宇宙最烂”“太空最垃圾”等反义词。

G点高潮芯片

现在女性要高潮在g点打一剂玻尿酸g-shot

2030年,俄裔英国科学家斯蒂芬.别林斯基发现大脑皮层性高潮G点,据说微电量刺激,可让人类产生性高潮一样的快感。大脑G点的发现,让性行为的成本迅速下降,旧人类男性认识一个姑娘,从认识、交往、热恋到上床,平均需要32天,还需搭上吃饭、送花等购买礼物的成本,而大脑G点的发现,您只需要一块电量充足的芯片,达到快感是等价的。

性行为内置,让性成为一种“绿色行为”,任何人都可以完全释放自己的性焦虑。

「芯片人」G点高潮芯片、数据黄牛、狂想曲

接吻感应器

非但性可以自我解决,接吻也面临大量风险。2030年,世界范围内爆发一个禽鸟流感,死亡人数高达2000万,人类接吻的比例迅速暴减,从那时出生的孩子,基本没有见过接吻是什么。

为了满足人类生物本能,部分科学家发明了“接吻器”,这是一个球形口罩,中间连接粗壮导管,导管中央激凸出环状球囊,男女双方或部分基友,伸出舌头,在导管中央球囊“接待室”内,用舌头互相问好,接待室有口腔杀毒液即时喷射,这种接吻器曾在新人类非常时期,风靡一时,后来因太过抄袭蜥蜴接吻,涉及侵权而被取缔。

人类开始立足新的吻的定义:感应吻。 芯片接收到生物体的生理发情信号,就会连接对方芯片,将数据传送给对方芯片,对方芯片将生理数据审核后,查阅我方的发情程度,若双方发情程度匹配,就会发生感应吻,在视网膜上投射出两个大大的“心”形,双方眼睛里都出现两个大大的“红心”(卡通片里经常出现的)。 当第一个原始大猩猩接吻的时候,接吻只是因为接吻本身,后来,吻是一枚邮戳,意味从爱到性的距离。现在,吻沦落成了一种感应,那么机器人也可以接吻。我们感应彼此的吻,却什么也不做。

数据黄牛

进入大数据时代,凡是可以卖的数据都催生一种特殊的职业:数据黄牛。所谓“数据黄牛”就是利用数据做投机生意的人,他们把名人隐私数据卖给娱乐媒体,把个人医疗信息卖给贩卖器官的黑市,把员工职业信息卖给公司猎头。

数据黄牛把隐私数据贩卖给各种需要的人,他们把旅馆开房数据卖给抓奸侦探,侦探会直接电话当事人的夫人:“喂,您先生出轨了,需要抓奸吗?”芯城女青年遇到这样的骚扰电话,总是谨慎地问:“有数据吗?”对方说“没有”,这样才放心挂掉。

芯城人的一生会被医疗机构变为一份很长的数据清单,如:射精1公升、输血25公升,收入150万,子女教育120万,保险500万、偷情128次,开房1234次……看着这些数据,你才知道人已经没了。芯城人太没有安全感,需要用数据让自己安心,哪怕是假数据,人类对直觉的自信逐步退化,像一台老式读卡器,卡片上都是:数据。

在芯城,鼓吹大数据的,往往是数据还不够的。数据要是够了的,逢人便道大IP。数据是我们时代最强有力的壮阳药。数据,本为寻找真相,但这年头,真相都在肿胀。

「芯片人」G点高潮芯片、数据黄牛、狂想曲

离线芯片人

芯片人一生都连在网上,就好比呼吸,比特是芯片人的空气。所以“离线”意味着死亡的风险,未来法律规定:对严重刑事犯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的犯罪分子处以“强制离线”,这种感觉就像旧人类的死刑。

离线人无法医疗、购物、娱乐、旅行、性爱等,甚至街头自动售货机都无法使用,他们感觉瞬间被整个社会抛弃,50%“被迫离线人”不久即将在孤独中死去,死亡原因诸多:饿死、病死、抑郁死、烦死等等。但也有少数被判被迫离线的“离线人”通过互助合作,结盟成互助小组,同过黑市购买食物,以劳力换取食物等,法律规定:强制离线人生存满七年,可以免除刑事责任追究,可以重新入网,无须网费。

和“强制离线”相比,另一种“自愿离线人”属于时髦前卫青年运动,类似旧人类时代的嬉皮士运动,但摆脱社会定位、监控、税收等,自愿离线的人建立了“离线社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样的“离线社区”给政府带来管理上的缝隙,这些离线人自愿消失在电子户籍的版图上,成为“黑户”,开启一种全新自由的生活。

在线是一种人生,离线是另一种人生。森林里有两条路,你总是选择其中一条,却怀念另一条。

葬礼

2046年,抗衰老基因技术已经可以使人类平均寿命延长为120岁左右,但新的生命供体尚未产生,死亡还是人类必须面对的。技术已经可以把人脑记忆系统完全保存在芯片之内。

你可以告别身体,但永远无法告别记忆。记忆是一座内心的电影院,空无一人,唯有世界影像如自来水一般流淌。你总是在怀念淡漠中走向遗忘,这时候,葬礼才真正结束。

今夜,我们都是芯片人。

End

纯属虚构,切勿模仿,浙大目前有研发出类人脑芯片叫达尔文,在实际操作中,芯片也面临诸多法律监管问题。避免行文学术,删了两万文

图片来源:Christian Champin废旧机器雕塑作品集是有法国艺术家Christian Champin使用淘汰的废旧机器设备制作的动物雕塑作品,虽然都是笨重的硬件设备,但是创作出来的作品微妙微翘。

微博:罗一哲yz

往期点击查阅

….

回复或直接点击「关键词」